摘要: 2016年9月,国际平遥摄影节,郭晓军的作品《花开富贵》取得了广泛的关注。郭晓军是生活在石家庄的一位自由摄影师。这位摄影师我们并不陌生,2014年平遥摄影节的《欢乐戏中人》是他的作品,那组片子我们至今记忆犹新,很多人还在那两面人像道具前拍过照。2015年四月风SSYPP展场的一组平面和影像装置组合而成的《某人》也是他的作品。 2016年10月,一个重度雾霾的下午,在盛唐茶院,郭晓军先生应邀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花开富贵150X150  CM

                                                                                      花开富贵150X150  CM

锐摄影画廊(下称锐):您是从何时开始拍摄《花开富贵》的,这组作品拍摄了多长时间?

郭晓军(下称郭):严谨地说,《花开富贵》并不是常规认识上的摄影作品,因为我仅仅拍摄了底层影壁墙的画面。但这个画面被另外一层并非我拍摄的众多小图片完全覆盖掉了。所以说《花开富贵》可以说不是我拍摄的,而是我制作的。大概一年半之前吧,也就是15年的秋天,我计划着做一组有关城市和农村差别的作品。但是这个题太广了,不好下手。刚开始我先做的是城市这个部分,用的也是这种马赛克拼图的方法,一边做一边想农村的切入方式。

那年冬天,和朋友去村里面采风。在一家农户家里看到他家没有完全盖好的房子,停着工。一打听,原来是盖着盖着没钱了,男主人出去打工了,等回头攒了钱接着盖。(那家)人住的地方乱七八糟,完全是土坯房的状态。而大门口和影壁墙却完全盖好了,崭新的,图案特喜庆,大红大绿的,又是金桥,又是玉水的,寓意特美好。就是后来那幅《幸福家园》的图案。我突然一下子就找到点了,也就是那时候把想表现农村城市的差别的初衷改了,改成要表达农村和城市当下的状态了。

锐:作品主要拍摄地在哪里?

郭:影壁墙的图案都是在石家庄周边的农村拍摄的,另外的众多农村和农民现状的图片和近年来发生在农村的事件的图片都来自网络,我认为这样采集图片更广泛,也就更真实。


安居乐业 150X375  CM

                                                                                    安居乐业 150X375  CM

福居宝地 150X150 CM

                                                                                      福居宝地 150X150 CM

八仙过海150X375 CM

                                                                                          八仙过海150X375 CM

富贵平安150X200 CM

                                                                                       富贵平安150X200 CM

锐: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考虑,采取影壁墙这种方式来进行创作?

郭:影壁墙在中国传统建筑里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除了阻拦房屋外边气流对宅院内部的冲击,保存屋内生气这一实际作用外,在人们意识里,从风水上讲,有着更深的意义。就像我采集的样本那样,多是“幸福安康”、“连年有余”这样美好的意愿。我认为这些都是人们对生活的美好愿望,或者说期盼。可我们都知道,当下农村存在着现在中国存在的所有问题。比如:环境污染、食品安全、留守的孤寡等等。愿望和现实存在着强烈的反差,所以很自然的就选择了影壁墙这个广为人知的符号和拼图这种表现方式。

另外,这组作品除了直面地表达这种反差以外,还试图提出一个背后的问题。

我在采集样本的时候发现一个现象:在早些年盖的影壁墙画面里,你能找到一些像“迎客松”、“梅兰竹”这样的中国文化符号。当然“福”字居多。这些画面干干净净的,就是一些梅兰竹、喜鹊、红鲤鱼这样的符号。近些年就不一样了,这些符号还有,但画面里新增加了“元宝”、“金山”、“金桥”甚至“汽车”这样的符号。有的干脆题名就是“招财进宝”。从这里面我们能看到,中国农村与传统宗族文化的彻底断裂,取而代之的是“拜物”意识。我想说的是,作品里众多小图里的现象与这种“拜物”意识的产生有没有关系?是怎样的关系?是什么导致了人们“拜物”“拜金”意识?其实这样的意识自古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但不一样的是以前人们好像还遮遮掩掩的。现如今却变得急功近利、赤裸裸的了。

和朋友聊天听到这么一个论调,我觉得有一定的道理。他说,如今人们不拜金行吗?医疗、教育、婚丧嫁娶是压在他们头上的三座大山。不拜金,他们就不可能貌似体面地生活。


鹤鸣清泉150X200 CM

                                                                                    鹤鸣清泉150X200 CM

金山玉水150X300 CM

                                                                               金山玉水150X300 CM

连年有余150X200 CM

                                                                                      连年有余150X200 CM

双松迎福150X300 CM                                                                                双松迎福150X300 CM

锐:农村地区现在普遍存在的那些尖锐的问题,比如教育的缺失,财富不公,占地拆迁,甚至愚昧野蛮、性问题,基本的生存问题,这些在创作过程中有碰到吗,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郭:刚才我省略掉的几个关键词你都给补全了。

在做这个作品前,我自认为我对农村是有一定认知的。当我在百度、谷歌用这些关键词收集素材的时候,才发现我了解的太少了。现实比我想象中更触目惊心,这方面的还是不说了吧。

锐:您的作品完全呈现了您的想法吗?

郭:应该有吧,但是需要观者去读里面的小图才能明白。

锐:拍摄中碰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郭:没什么困难,如果有的话,就是去农村采样的时候,人们总是不信任的盘问你:你拍这个是干什么用的?你是记者?和早些年到乡下去写生的时候完全不是一个状况。我不知道那些老乡为什么会这样,但这种转变一定是有原由的。或许和我作品里呈现的某些小图有关系。

锐:有哪些关系,村民们更加不信任外来者(来访者)吗?

郭:很复杂。通过收集素材这个过程,我了解到了在当下农村每天都在上演着怎样的故事。当一个人经历了那么多,遇到像我这样拿着相机生硬的闯入的外来者,他们首先的是不信任。

一次,有个老乡误将和我一起采风的朋友当成了记者,便向他抱怨村里干部如何如何鱼肉百姓。求我朋友给报道报道。我朋友也当真了,转身去车里拿录音笔。结果老乡一看要录音,扭头走掉了。通过这件事,你能想象出他们生活在怎样的一个空间里。

锐:您对《花开富贵》满意吗?或者说,作品从拍摄到呈现,有哪些让您感觉遗憾的地方。

郭:因为是新作品,我也是第一次面对输出的样子。作品本身应该是打在瓷片上的。由于现场条件不允许,就做到了KT板上了。这样就显得粗糙了许多。由于作品尺幅的因素,在电脑上看,和实际的在作品前看是不一样的。这次平遥展,作品上墙以后就发现有些不足的地方。现在已经着手在修改了。


迎财接福150X200 CM

                                                                               迎财接福150X200 CM 

幸福家园 150X150CM                                                                                  幸福家园 150X150CM

幸福安康150X300 CM

                                                                                      幸福安康150X300 CM

喜福150X150 CM

                                                                                      喜福150X150 CM

锐:请谈谈您个人对当代摄影的理解。

郭:这个好像没什么好谈的。我个人认为摄影就是摄影,没什么当不当代的。摄影只是一个艺术创作的手段。就像拿笔画画一样,只是一个用来表述的工具。所谓的“当代”,我觉得要和“当下”发生关系。这点我认为比较重要。

锐:是指摄影师应该有历史担当和责任感吗?

郭:历史担当,这个可不敢担当,这个担当太宏大了。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不知道别人啊,反正我是没有那么雄厚的肩膀。我说的与当下发生关系,是在说:我们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与他生存的当下环境发生着脱离不开的关系。甭管你是艺术家、作家、官宦、商贩,谁都回避不了。作为摄影人也好,艺术家也好,你做作品去拍什么风花雪月、花花草草,我认为没多大意义。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拍花花草草要比蒙着心拍哪些歌功颂德的片子要好。杜牧的诗用在这里应该合适,“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锐:请谈谈对摄影现状的看法。

郭:我还没资格谈着个话题吧。说句不负责任的话,摄影什么现状和我好像没什么关系,我也不关心它。吴毅强老师上课的时候讲过摄影的几种分类,我觉得特别准确。每个人拿起相机的初衷和目的不一样,结果和认识肯定不一样。各玩各的吧。其实真不能说是“现状”,以前也是这样,以后还会是这样。

锐:从《欢乐戏中人》到《某人》再到《花开富贵》,我们能看到你是一个非常有想法的独立摄影人,有自己的观念和语言,甚至是非常鲜明的个体特性,请谈一下这几组作品的创作理念和想法。

郭:《欢乐戏中人》是我《欢乐颂》系列里的一组。其实还没有做完,还在做。其实我自己挺喜欢这组作品的。它话说的比较直接,像我表达的方式。《某人》也没有做完,拿到四月风SSYPP的只是有关娱乐明星这一块的。还有其它的,还没没机会拿出来。我属于那种贪多嚼不烂的那种。

至于说什么创作理念,就是前面说的,我觉得创作在当下就要与当下发生关系,与此时此地发生关系,与你周围认识不认识的人发生关系。

锐:非常感谢,祝您拍出更多更好的作品,谢谢!


洪福满院150X150 CM

                                                                                  洪福满院150X150 CM

洪福满院局部 1

                                                                                       洪福满院 局部 1

洪福满院局部 2

                                                                                      洪福满院 局部 2

洪福满院局部 3

                                                                                 洪福满院 局部 3

郭晓军是个很低调内敛的人,整个采访过程中他都处在一种很沉静的状态,这跟他的作品形成了一种很有意思的反差。

他的作品,总给我一种很摇滚的感觉,它们很崔健、很张楚、很窦唯。也许因为它鲜明的批判性,和极具个性的符号特征,在这个歌舞生平、千人一面的时代就显得难能可贵。也许它们还不够成熟深刻、不够厚重内敛,但这些都不重要,这个时代需要各种声音,各种状态和各种面貌,正是这些组成了我们丰富而多样的影像世界,也还原了我们真实而复杂的生活原貌。

我们期待着他带给我们更多更好作品。

 

                                                                                                                                                    2016.10.8

                                                                                                                                                      锐摄影画廊

附图一

有一种蓝……

                                                                                欢乐颂之有一种蓝......66.6X100 CM

附图二

啊……

                                                                               欢乐颂之啊...... 66.6X100 CM

附图三

leifeng

                                                                               某人之榜样 ON 1 200X200CM

hgg

                                                                              某人之榜样 ON 1  局部


评论区
最新评论